从《双面胶》到《一树桃花开》,看家庭剧的十年发展史

文章正文
发布时间:2017-10-25 10:00

从《双面胶》到《一树桃花开》,看家庭剧的十年发展史

2017-10-23 21:00来源:娱评视界我的前半生/导演/安娜

原标题:从《双面胶》到《一树桃花开》,看家庭剧的十年发展史

有人说:一直以为10年前是1997年。那么,想起这些剧或许就能找回错过的那10年吧。

作者| 濮思 来源 | 传媒十

24年前,盛茂林与郑婉颐因为误会而感情破裂离婚,郑婉颐独自抚养三个孩子长大成人;24年后,盛茂林归来,让这个原本平静的家庭掀起轩然大波……王志文、徐帆主演的《一树桃花开》的故事由此展开。豆瓣评分7.0,还有年轻人在微博上为该剧打call。

能够燃起观众对家庭剧的观看热情,《一树桃花开》并非第一部,也不会是最后一部,家庭剧在电视剧的发展历程中从未缺席。实际上,中国第一部电视剧《一口菜饼子》就是家庭剧。

而从《双面胶》起,中国家庭剧开始用另一种方式捕捉日常生活中的痛点和困惑,它或许并没有那么炽烈,但总是能正中观众下怀。

这十年,我们追过的家庭剧

2007年,海清、涂松岩主演的《双面胶》拉开了家庭剧婆媳大战的序幕——上海姑娘丽鹃嫁给了东北小伙亚平,婆婆传统思想严重,与丽鹃现代的生活方式完全冲突,婆媳之间的矛盾与日俱增,摩擦不断升级......

电视剧一经播出,就引发了一波社会讨论:结婚不只是两个人的事情,更是两个家庭、两种文化的结合,处理好家庭关系是一门学问。

同年的《金婚》讲述的是父辈的爱情,结局出现了这样一幕画面:佟子(张国立 饰)和文丽(蒋雯丽 饰)于他们的金婚大典后,在雪地里相互搀扶,深一脚、浅一脚地走着。

50集剧情,涵盖了城乡矛盾、婆媳矛盾、性格矛盾、家庭背景矛盾,以及教育子女的分歧等问题。每一集的内容,都可以作为一面镜子,照照自己和身边的人—— 《金婚》的成功就在这里。

2009年,一部《王贵与安娜》走进观众的视野。剧中,安娜(海清 饰)是枚文学女青年,根正苗红,曾经憧憬着小资生活与浪漫的爱情,却因时代造化,被“拴”到了王贵手里。

这是一部关于“吵架”的电视剧,夫妻二人为家庭琐事吵,为婆媳关系吵,为子女教育吵,为婚姻入侵者吵,也为三观不合吵……用无尽的争吵还原现实生活的不易。

2014年,郭涛、梅婷合作了一部时间跨越了50年的《父母爱情》。剧中,郭、梅二人分别饰演吃饭吧唧嘴、说话大老粗的军官和有洁癖、有情调的大小姐,两个人的结合本身就非易事,更别提在琐碎的生活中磨合了数十年。然而,在不断的争吵、冷战、改变中,这对看上去有天壤之别的夫妻最终成就了“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”的生活。

该剧的可贵之处在于用相对轻松、欢快的方式来构建故事,将夫妻二人相处方式和子女教育的问题呈现给受众,引发共鸣。

除了《父母爱情》,2014年这一年火起来的还有胡歌、闫妮主演的《生活启示录》。时隔三年,这部由王丽萍担任编剧的电视剧走出国门,在蒙古国收获诸多好评。

《生活启示录》讲述了一个经历了失败婚姻的现代女性,坚强自立,最终迎来了美好的爱情和生活的故事。整体而言,这部电视剧苦中作乐的豁达,正映射了普通人平凡质朴的生活态度。

最初被《嘿,老头!》吸引是因为老戏骨李雪健。剧中,李雪健饰演的刘二铁是一名退休的火车司机,在子女问题上稍显笨拙与固执。刘二铁的儿子海皮(黄磊 饰)年过三十一事无成,他讨厌父亲的种种,父子的交流经常以大吵结束。

该剧虽叫《嘿,老头》,但更多的是拍给年轻人看的,37集的剧情将父子二人从疏远到亲近的转变串联起来,给年轻受众上了生动的一课。

以上这些剧之所以受众面广泛,究其根本在于映射现实,观众能在剧中看到自己的影子,找到情感的共通之处。

十年变迁,从讲故事到追热点

从90年代的《渴望》《牵手》开始,以家庭矛盾为主的叙事方式占据了家庭剧的半壁江山。那时候,迭出的家庭剧陷入了“三破一苦”(即破碎婚姻、破败家庭、破裂情感以及苦情戏)的怪圈中。90年代大众文化还没有那么汹涌之时,家庭剧通常很刺痛,如同“慧芳”一样的女性,负载着无数的中国传统美德,却也因此被电视荧屏寄予了太多苦涩和重压。

90年代之后,伴随社会文化的进一步开放,人们对于电视剧的消费也不再显得如此“又苦又悲情”,人们注视到了生活里温情、多样的一面,家庭剧开始有了更多复杂的变化。而近年来,几乎所有成功的家庭剧也都绑定一个或多个热点话题。

《婚姻保卫战》

《婚姻保卫战》(2010年)通过三个家庭上演的婚姻生活故事,为观众们描绘出了一幅“女强男弱”的夫妻关系图景。在剧中,女人们不再是传统意义上的“贤妻良母”,她们不仅在外打拼事业,在家也愈发强势。

《媳妇的美好时代》(2012年)描写了两家人之间家长里短的故事,同时将拥有新式婚恋观的“80后”适婚年轻人的婚姻故事搬上荧幕;

《小儿难养》(2013年)直面育儿话题,把时下“80后”“90后”面临的生活命题通过生育这一话题戏剧化地呈现出来;

《生活启示录》(2014年)阐述了步入七年之痒的婚姻所面临的情感选择,以及突破观念藩篱、勇于活出自我的新时代都市女性的生活追求;

《大丈夫》(2014年)、《小丈夫》(2016年)分别通过老夫少妻和少夫老妻这两对非典型、极致化的婚恋状态,审视现代社会越来越多元的婚恋组合;

《二胎时代》(2015年)将镜头对准85后都市夫妻,探讨了中国式“二胎生活”的种种困境;

《小别离》(2016年)则聚焦更新颖的话题,围绕中学生出国展开,讲述了三个家庭面对孩子升学、留学、青春期的故事。

老少配、七年之痒、二胎、网恋、裸婚、婚外情、不婚主义、丁克家族等剧中出现的话题,都是普通受众日常生活里出现频率较高的词汇。也正因此,家庭剧才能在每年众多电视剧中脱颖而出,赢得观众青睐。

而家庭剧之所以发生这样积极的变化,和一批优秀导演的“助攻”密不可分——赵宝刚的《渴望》《婚姻保卫战》,郑晓龙的《北京人在纽约》《金婚》,滕华涛的《蜗居》《王贵与安娜》,刘江的《媳妇的美好时代》《咱们结婚吧》……这些导演和作品共同见证且促进了家庭剧的“华丽蜕变”。

少点套路,还原日常真的很难吗?

因为通俗接地气,展现平凡人的生活,家庭剧是观众易于接纳的剧种之一。但近几年由于大量开采,家庭剧出现了“竭泽而渔”的局面。雷同的题材、相似的剧情,观众已经摸准其中的套路:结婚必遭反对,小三必定出现,离婚必定复婚,婆婆必定恶,媳妇必定娇,儿子必定弱。

“升级”后剧集仍旧套路满满,家庭中的主要成员轮番登场:婆媳关系转为了婆妈关系,如《婆婆遇见妈》《双城生活》等。往近了说,又开始涉及丈母娘与女婿,如《中国式关系》和《我的前半生》。

在这种情况下,家庭剧的视线开始从家庭转向职场,比如《国民大生活》中陆露需在事业与爱情中做出抉择;《我的前半生》和《中国式关系》讲述的都是主角在离婚后进入职场打拼的故事。

《中国式关系》

不过,想转型可不那么容易。家长里短的剧情背后,职场元素沦为陪衬,剧中对职场内容的描写往往苍白无力,bug百出。如《我的前半生》,正在开重要会议的唐晶,随便把客户扔下,去接罗子君的电话;贺涵随意把推算结果从2%改为7%。后半部分剧情中,职场彻底沦为他们互相争斗的战场,陷害、泄密、被迫辞职等戏码轮番上演,网友忍不住吐槽:干个工作,戏咋那么多呢?

从1997年进入中国的韩剧《爱情是什么》开始,到《洗澡堂老板家的男人们》,再到“神剧”《请回答1988》,韩国家庭剧在中国屡屡受到热捧。为什么?《生活有点甜》导演杨亚洲曾指出,“韩国家庭剧之所以拉走观众,主要是因为国内同类题材的电视剧太少,而且不够真实,被韩剧钻了空子。”他的话直接点出了中国家庭剧的“软肋”——过于追求戏剧化,没有表现出真正的日常生活。

《请回答1988》

从《渴望》到《金婚》,再到《小别离》,这些在当时引起轰动、而后又成为经典的家庭剧,无不是真正的“现实主义”家庭剧。虽仍以日常生活为主题和表现对象,但目前,部分家庭剧已沦为追求“离奇情节”,通过人物“跌宕起伏”的命运和错综复杂的关系来吸引观众的狗血剧。

当家庭剧依然炙手可热,观众对家庭剧的期待也更显深邃。以往的“套路”难免捉襟见肘,转型总是迫在眉睫。对于这个时代来说,奇观不再是人们渴求的焦点,家庭生活该是怎样,谁心里没点儿数呢?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声明: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,除搜狐官方账号外,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不代表搜狐立场。

阅读 ()

投诉

文章评论
—— 标签 ——
首页
评论
分享
Top